五十弦

【羡澄】梦



魏婴醒来便再一片大雾中。

他走了几步,便“扑通”一声跌进了水里。


2.


理因说他自小懂水性,上岸本不是问题。

但这场雾使他眼前一片模糊,在水里扑腾了半天才勉勉强强趴上岸。

魏婴觉得手里抓了什么,凑到眼前才看清这是一根枯黄的荷叶梗。


3.


“什么人!”


4.


魏婴听得这句,大雾顿时消散,回头便看到了年幼的江澄。


5.


五岁的江澄什么样?

他还未学会冷笑。

他还不会每天皱着眉头。

他还没有胸口的戒鞭痕。

他还有姐姐和父母。


他的人生……还没有“魏无羡”。


6.


江澄仰头看着这个陌生人,皱眉道:“你是谁?”

魏婴笑嘻嘻的蹲下去,道:“你的一个道长朋友。”

江澄的眉皱的更紧了些:“我不曾见过你。”

“对呀,”魏婴掐了掐他的脸,“但以后会遇到的。”


7.


“你是说,我以后会遇到一个叫魏婴的人,并且我们自称为‘云梦双杰’?”江澄听完他的话,说,“你如何证明?”

魏婴注意到,江澄说“我们”这个词颇为口生。

他伸开双臂抱住了江澄:“不用证明,如果可能,”


“我希望你永远不会遇到他。”


8.


众所周知,江家长子养了三条狗。

此时,这三条狗把魏婴逼到了江澄背后缩成一团。

江澄叹了一口气:“茉莉菲菲小爱,到那边去。”

他指了一个方向,那三条狗便乖乖的跑向了那里。

江澄回头看了魏婴一眼,道:“我信你。”


9.


“你这个人呀,真是好骗。”

魏婴坐在江澄的床上,看着墙头。

“你说我笨?!”江澄很快的反应过来。

“不是说你笨,”魏婴的嘴角有一抹笑意,“而是你太傻了。”

“那还不是说我笨!”

“那你为什么相信我?”

江澄说:“刚才有狗的时候,你躲到我背后。”

魏婴说:“那万一我是骗你的呢?”

江澄想了想,说:“不知道,但我觉的,你很可信。”

“所以啊,江晚吟,你就是一个傻子。”


10.


魏婴就这样陪了江澄一天。


11.


到了晚上,魏婴起身,江澄问他:“要走了吗?”

魏婴笑着说:“对啊,要走了。”

江澄正准备要送他,魏婴却抱住了江澄,身形一点点消散。

江澄去探他,却只得脸上两滴泪水。


“江晚吟,生日快乐。”


千金

他顶着杂乱的头发,暴躁地拉扯着身上的裙子,跺着脚对母亲大声喊道:“我不要穿裙子!只有女孩子才穿裙子!”

他母亲却笑了一下,对身边的妇人说:“这孩子,总是说自己不是女孩子。”

那妇人也随着他母亲笑了一下。

谁不知道陈先生和陈太太有一个喜欢自称为男生的千金呢。

【瑜亮】青梅竹马

每家都有一个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诸葛均也不例外,就说自家哥哥和邻居那个会弹琴的周瑜也够每天骂个十来遍了。 不过说起自家哥哥和那个周瑜,两人的相处方式很怪。两人无论何时何地都能打起来,上小学两人分一个班的时候诸葛均还担心了很长时间。不过说来也神,两人从小打到大,除了诸葛均没让第二个人发现。
两人打完架总会搞些惩罚,诸葛均至今记得他十岁那年,周瑜在诸葛亮脖子上留下一个红印子的事,并且是当着正在啃雪糕的他面前。
诸葛均入腐后回忆起这件事总会感叹一下当年的他太TMD天真了。
后来呢,两人就那么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,并且是在庆祝两人考上名牌大学的庆祝宴上。
诸葛均回忆起的时候总会想起他透过醉眼看到微笑的两人,那么般配。

谁能告诉我写了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