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十弦

我总是很倒霉。


怎么个倒霉法呢?要是细细给你讲,大约要说个一年半载。但总得来说,就是家破人亡,没人念我。


不过还是有个意外的。


我年轻那会儿有个同事,命硬,天天在我眼前蹦哒也没见得个病受个伤什么的。虽然有点烦,但他也是我唯一的朋友了。


你问我他现在在哪?哦,看见那个墓碑了吗,上面刻着王七那个,他现在睡着呢。


千金

他顶着杂乱的头发,暴躁地拉扯着身上的裙子,跺着脚对母亲大声喊道:“我不要穿裙子!只有女孩子才穿裙子!”

他母亲却笑了一下,对身边的妇人说:“这孩子,总是说自己不是女孩子。”

那妇人也随着他母亲笑了一下。

谁不知道陈先生和陈太太有一个喜欢自称为男生的千金呢。